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92|回复: 0

做生意破产,摆地摊

[复制链接]

62

主题

62

帖子

2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50
发表于 2017-9-25 23:25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,我亲堂姐。堂姐69年的,是一名运动后的第一批大学毕业生,90年大学毕业。刚开始分配到中山某中学教书。92年在一次舞会中与前姐夫认识。前姐夫爸爸当时是湖南常德市的某高官。没有自己的工厂,只注册了一个商标,两人当时在《商界》杂志刊登了一条招商信息,收到第一笔货款后才找的厂家代加工。(当时的商业是有多单纯啊)。靠做妇科卫生栓起家,后逐渐发展到性保健品。只用了短短三年的时间,即拥有千万家产。95年后过了很长一段风光的日子。我记得小时候,每次她回家,几乎整个村的人都会出来围观。因为每次她从车尾箱往家搬东西都需要半个多小时。运气好的村民偶尔会得到她分的一些糖果什么的。2000年在天河城对面的骏汇大厦卖下了两个商业套间,用作办公室。之后,生意逐渐滑下坡。2009年,堂姐与前姐夫离婚。据我所知,分得了8处房产和一千多万现金。番禺丽江花园,东风广场,骏汇大厦,天河侨林苑,珠江帝景苑等等,到底值多少钱,大伙自己算。离婚以后的堂姐仍在商海折腾,一直围绕着“女性,卫生”等方面发展,奈何,此时非彼。几年时间下来,把几套房产都亏掉了,目前只剩一套自住,其他的已经全部卖掉。(生意就是这样,行情好的时候,钱像捡似的。一旦亏起来,就像多米诺骨牌。)前两年,包装了一个高大上的公司挂牌上市,公开招原始股。(不要屌丝般的见识,以为上市就是什么高大上的事情,说白了就是“套现”。只要有商业登记证,挂牌上市比“上树”还容易。)这两年混得如何,我不好评价,我只知道,她开的那几辆车和房子经常在抵押公司进进出出。(后记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认识了一个她商业上的朋友,听说她在这行的名声不太好。不是我事后诸葛或者吹牛,其实我早已料到她的结果,因为一个人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。因此我和她才没有太多的接触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)
  

  2我亲堂哥,也就是上面那个亲弟弟。70年代初生人,也是大学毕业生。刚毕业在佛山二轻纺织厂工作。几年后自己辞职出来创业,靠“炒货”做起,几年时间,也积累了千万身家。那时候,他从广州中大纺织城等地方进一些布料供货给厂家。据我所知,最大的供货商是中山的“F100”。前几年,这家厂倒闭了,听说欠了我堂哥几百万货款。我堂哥就是这样子“被破产”的。这几年,他一直在挣扎,自己注册了一个服装品牌,在广东范围内开了好多家实体店。经常听到家里人说他欠了谁谁谁多少钱,去年,我也曾经借过几次钱给他。(可笑的是,他开着将近一百万的豪车,住着200多平方的房子。而我却是实打实的地摊小贩一枚。)

  3莫阿姨。我经常去吃自助餐的老板娘,自己和老公两人开有一间韩国烧烤自助餐和一家几百平方的食肆。她的女儿和女婿在广州御龙服装城做批发,卖男装牛仔裤。一天,莫阿姨让我帮她代卖一些裤子,我才知道,她女儿开了三年的服装批发做不下去。去年,她那个几百平方的食肆也因为租期到而没有续约。因为如果续约,意味着又得重新拿几十万出来交进场费。这几年生意本来就不算太好,赚的只是十几个从老家带出来的穷亲戚的就业岗位。莫阿姨曾经说过“生意结束,最让人难受的不是自己没有赚到钱,而是要把自己当初从老家带出来的人遣散。”
  这几年,韩国纸上烤肉在广州比较流行,又不需要太多的人手,因此这间签约了10年的店才得以继续生存。“流行这东西总是一阵风的,再加上租金逐年递增,也不知道能做到什么时候了,走一天算一步吧。如果不做这个,又不知自己一把年纪的了,还能干点什么。”因为投缘,莫阿姨总会和我说很多心底话。
  

  4.我摆摊对面的大排档老板,潮汕人,四十来岁吧,和老婆两人开着这家潮汕馆。潮汕人有个很大的特点,就是凡事喜欢抱团,总是互相帮衬。因此,他这间大排挡将近十年以来一直是我们这条街生意最旺的一间,经常需要排队,一直忙到凌晨三四点,不过,说实话的,东西确实好吃。后来,听说经常熬夜,他老婆身体不好,好像得了什么病。再加上前面路口修地铁,封住了路,人流少了很多。这家开了将近10年的潮汕饭馆贴出了转让的字条。刚开始,不到100平方的大排档,他开出的转让费是30万,没错,是30万。撑了几个月,慢慢变成20万。半年以后,放出风声,8万都成交了。我也曾经带一个想接手的朋友过来看过他的店。那个老板一直催问我朋友的情况,得知我朋友犹豫中,他竟然说,如果我能说服我朋友接手他的店,他将会给我一万块的中介费,可想而知他是有多着急啊。在苦撑了8个月后,因为没有人接收,那个老板最后连三个月的押金都要不回来,灰溜溜地走了。“辛辛苦苦几十年,一病回到解放前。”十多年的辛苦劳作(做吃的都知道,尤其是以熬夜为代价的),最后落下的却是一身的病痛,每个艰苦创业的都不容易啊!

  5.我一个北方的朋友,80后,男。认识他的时候,他当时刚大学毕业,在广州欧派橱柜做设计师。后来回到北方自己创业,结婚生小孩。可以说,我是亲眼见证了他的整个人生最精彩的部分。5年前在天津和朋友合伙开了一间围绕家装策划整体输出的公司。由于老家在河北沧州,刚开始创业那会,老婆和小孩都在老家由岳父母养着,而他也经常到处出差,因此错过了很多孩子的成长经历,夫妻感情一度变得非常恶劣。去年底和他通电话的时候才知道,他的公司结束了,正在老家休整。“姐,你知道吗,孩子出生到现在,我在她身边呆的时间还不到我现在这一个多月”。真的很唏嘘,如果一个家庭的富裕,是以牺牲孩子的陪伴来成全的,那么所谓的成功又有何意义?因此,现在他无论去到那里,只要一安顿下来,就马上把家人带在身边。只是,目前,被房地产绑架的教育又令到多少漂泊的家庭四散飘零?

  不是什么专家教授,也不是啥作家,我只是一个一边码字,一边摆摊的小贩。我之所见,或许片面,但至少,全是真实的。
  (码以上几个文字的代价就是,把还不到4岁的女儿晾一边,独自看了4个多小时动画片,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大包,容易吗,我!?此楼不盖起来,对得起我女儿的那几个大包吗?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互动游戏平台  

GMT+8, 2018-8-18 10:50 , Processed in 0.139545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